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爭鳴

語文教材選文的真與不真

發布時間:2020-01-17 作者:王 倩 來源:中國教師報

統編小學語文教材三年級上冊有一篇《帶刺的朋友》,寫的是一個小女孩與刺猬“交朋友”的故事。一天晚上,小女孩看到一只刺猬爬上棗樹,搖落了成熟的棗兒后又回到地上,用背上的刺戳起棗兒跑掉了。之后,小女孩追蹤觀察了小刺猬幾次,還在和爸爸聊天時了解了小刺猬的一些習性。而這種“接近”讓小女孩覺得已經和刺猬是朋友了。針對這篇課文,有人發文批評:真正的刺猬既不會爬樹,也不會靠后背上的刺戳果子取食,而且“幾乎只吃蟲,不吃素”;課文的表述應該反映實際情況,否則就失真了,語文課本“真”是第一位的。

應該怎么看待語文教材選文的真實性?按照批評文章的看法,真實指的是表述要如實反映實際情況。然而,這并不是教材選文真實性的全部內容,教材選文的真實性至少包括生活邏輯與藝術規律統一、經典性與實用性統一兩層意思。

文學創作確實應該以符合生活的邏輯為基本原則,但這個邏輯指的不是對實際生活的鏡式反映,而是生活的可能性。我曾親見刺猬爬上灌木,并咨詢了寵物醫生,對方回答:刺猬除了靠身上的刺防御危險,還會戳滿樹葉做偽裝,身上的刺有時也能把吃不完的食物帶回窩里,而且隨著生態環境、人與動物關系的變化,植物果實已經是刺猬主要的食物補充了。這個說法就與批評文章不一樣了,而大千世界的多樣性和動態性,使得這個說法能夠為文學創作奠定生活合理性的基礎。此外,《帶刺的朋友》中的小刺猬形象是作家進行的藝術創造,這是生活的邏輯與藝術規律之間的辯證關系。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,比如神農、倉頡是人們在傳播早期勞動者的業績和經驗過程中逐漸加工而成的,無法和歷史上的實際生活對號入座,但大家不會因此不再相信自己民族的歷史和文明。

參考相關文獻資料我們會發現,通過爬樹、用刺頂果子這些藝術加工把小刺猬塑造成機靈可愛的形象,在兒童文學作品和兒童美術作品中有一定的普遍性,而它的意義在于:兒童面對像刺猬這種小動物,可能會畏懼、抵觸,藝術家的創作能夠讓這種動物的形象更貼近兒童。

進一步講,給語文教材選文還要追求經典性和實用性的統一,這其實是真實性在更高層次上的體現。經典所代表的民族精神、文化歷史是語文教育需要傳遞的,所以經典性是教材選文的基本標準之一,同時語文學習要適應和促進現實生活,所以實用也是教材選文要具備的一種真實性。

但是,具體的課文不可能每一篇都是經典性與實用性的完美統一,所以選文時一般要根據文本特點,讓選文在教材里各有側重地發揮作用。比如《帶刺的朋友》,傳遞了人與自然相處的一種新經驗。歷史上,人往往自認為是萬物的主宰,可以讓自然為我所用;生態的惡化迫使人類反思與環境的關系,從而意識到應該與自然和諧相處、融為一體。《帶刺的朋友》通過描寫兒童自己的日常生活,尤其是塑造了小刺猬這樣一個獨特形象,讓小學生體驗到,既要與九色鹿、大熊貓相親相愛,也可以和刺猬這樣的小動物做朋友。對這篇課文的教學,還能進一步激發學生對這個問題的再思考。

以上的分析旨在表明,語文教材選文確實應該真實,但學科特點決定了對這個“真”的理解不能過于簡單化。語文教師當中一直流傳著一句名言:語文學習的外延與生活相等。北大中文系教授陳平原談及語文教學研究時曾說,語文教學的門檻很低,但是堂奧很深,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種復雜性。所以,要真正推動語文教材建設和教學改革的發展,還需要做深入、科學的研究。

(作者單位系首都師范大學)

《中國教師報》2020年01月15日第3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19 www.z3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日韩AV2000XXX影院,日韩AV2000XXX影院,日韩AV2000XXX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