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且行且思

寫作,一場心靈的抵達

發布時間:2020-01-17 作者:姜偉婧 來源:中國教師報

走上講壇后,事務漸多,渴望傾訴,而寫作讓我重新發現了自己。

捋一捋自己這幾年的文字,寫得最多的還是高中“下水文”。

開始寫,還是頭一年帶高三時,壓力頗大,我特別擔心自己若對作文標準把握不到位會誤人子弟。于是多方請教前輩老師,也下過許多苦功。

后來,聽到蘇州一位老師說,每一次與學生同題作文,就是“與學生同呼吸共命運”的時刻。“同呼吸共命運”,我被這6個字打動了,壓力隨之減輕不少。

與文字相處的“切膚之痛”,若沒有真正動筆,不會真正感受到,想和寫是真的很不一樣。我也開始真正體諒學生寫作的不易,不再一味地批評他們的作文,而是從“批判”走向“建設”,讓學生有改進的路徑可循。

我開始對作文教學有了更多底氣。許多學生以寫作文為苦,我想通過自己的寫告訴學生,作文也可以“有意思”“有意義”。

比如,在“下水文”《一點閑暇心,千里快哉風》中,有感于當下許多年輕人把時間荒廢在無意義的消遣中,我寫道:

最憂慮的是青年人,他們可能正在緊盯手機屏幕,在“王者榮耀”“吃雞”的異次元世界打得如火如荼;又或者在馬路邊、休息區,手指聯動刷“抖音”笑得忘乎所以……然而這種光影技術帶來的唾手可得的視聽滿足感,并沒有給人帶來悠游自在的閑暇享受,而是以人們放棄思考為代價,以高強度刺激獲得某種短暫的快感。但這種低層娛樂結束之后,回到現實,人們卻往往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和恐懼感……

當時正值電影《流浪地球》大熱,我又把作家劉慈欣的經歷引入文章,學生感到很親切。以“下水文”的方式提醒學生合理運用閑暇時間,比空洞說教更有效果。

其實,學生作文最大的短板在于語言和思想,如何用準確精彩的語言讓思維向更深處漫溯,絕非一日之功,但做總比不做好。

日復一日的工作,極容易消磨掉一個人對教育的熱情。我嘗試用寫作留住一點熱情,“下水文”是規定動作,讀書隨筆和風物散文則是自選動作。

讀書隨筆寫得很多,有此記錄,可作回顧,同時也有以此勸學生靜心讀書的意味。而風物散文,是從我在外鄉教書時就開始寫的。異鄉人慰藉鄉思的一個辦法就是落在筆下,那就是所謂的鄉愁了。

寫作讓我看到了一個更寬闊的世界,我發現,這對自己的課堂教學也有極大助益。我還記得文章《藕花深處》的寫成,緣于參加市里的一次語文教師優質課比賽。當時,臨時下發的題目是作家簡媜的散文《一株行走的草》,這是一篇詠物散文。在常規教學環節完成后,我安排了一個讀寫結合的環節。受作家簡媜的文字啟發,我與學生同堂共寫了一個詠物散文的片段。時值秋日,有人寫下窗外回旋、傘樣翩躚的金黃銀杏,也有人寫到花朵細微、芬芳馥郁的桂花,而我聯想起里下河的蓮藕,于是寫于筆下……

讀寫結合,我想這正是一節語文課應該努力追求的目標。這堂課獲得了一致好評,之后亦獲得市優質課一等獎。

后來,我在許多課堂的最后都會設立一個“寫作”環節,畢竟所有對經典文本的閱讀,最后都指向自己的接納與融入。寫,是最好的融入方式。

這樣的堅持收獲的當然不只是成績。越深入寫作越發現,語文教育對作文分值的重視,其實也是希望這些即將長大的孩子,能以理性思辨的眼光看世界,能以準確精彩的方式表達思想。如果能做到這一點,又何止獲得一個高分數,更會為學生今后的生命打下堅實的基礎。

每一次寫作,都是一場心靈的抵達;每一次課堂的文字交流,都是與那些目光明亮的孩子一起走在自我塑造的路上……

(作者單位系江蘇省泰州市田家炳實驗中學)

《中國教師報》2020年01月15日第9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19 www.z3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日韩AV2000XXX影院,日韩AV2000XXX影院,日韩AV2000XXX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