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物語

一片雪花 十個春天

發布時間:2020-01-17 作者:周 麗 來源:中國教師報

有些驚喜總是令人意外,比如那場雪。雖是遲了些,終究來了,翹首已久的期待和欣喜塵埃落定。

傍晚時分,拎著剛買好的蔬菜走出菜市場大門,一顆冰涼的東西忽然飄落唇邊。呵,是雪花!這位冬天的使者,在沉寂醞釀了許久之后,深情地捧出一篇潔白的詩稿,每一朵、每一片都是寫給大地的綿綿情話。鉛灰色的天空中,俏皮的雪花漫不經心地飛舞著,一大朵,一大朵,似柳絮,如流云。它們三五成群,像游戲中被蒙上眼睛的孩童,在昏暗的天空中迷失方向,東奔西突,亂闖亂撞。橘黃的路燈下剛剛聚合,風呼呼一聲令下,又四散飛去,鉆入路人的衣領,跳上行人的眉梢,還不忘調皮地吻著我的臉。余寒尚存的清涼一吻,令我的心微微一顫。伸出手去,雪落掌心化作水,雙手輕輕地摩挲,恨不得將這一年一會的乍見之歡,一點一點地揉入寸寸肌膚。

莫非是來的路上太孤獨?還是對塵世的戀戀不舍?這場雪下了整整一夜,次日依舊凌空歡舞,沒有離別之意。一夜北風呼嘯,晨起推窗——銀色的樹木、雪白的屋頂,仿若身在雪國之城。門前紅梅清瘦的枝條上也覆蓋著厚厚的白雪,偷偷探出來的是花苞鼓起的羞紅臉頰。“白雪卻嫌春色晚,故穿庭樹作飛花”,輕盈翩躚的舞姿亂了我眼,迷了我心。

暮色時分,踏雪而行,趕赴一場詩意之約更是意料之外的驚喜。

下了整整一天的雪依然撒了歡地飛舞。馬路上,厚厚的積雪沒過靴面,人多,車堵,路兩邊焦急張望的是與我一樣的等候者。等了半小時之久,終于坐上車,一路向東,前往城郊的荷塘月色。推門進屋的瞬間,一股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,熟悉的面孔、溫暖的笑容。頓時,寒氣散盡,暖意復來。輕輕抖落白色羽絨服上的雪花,落座寒暄。在座的幾位詩人和作家并不陌生,曾在頒獎現場或雅集上有過相見之緣。

屋外,大雪紛飛,北風呼嘯,高高掛起的紅燈籠映照著白茫茫的雪地;屋內,笑語盈盈,暖意融融,推杯換盞之間,長長短短的詞語趁著酒興悄然起身,化成寒夜里孤獨而有溫度的詩句。一千多年前的唐朝,也是這個冬日的晚上,詩人劉十九美酒新釀,白居易便要與他雪夜對飲,把酒夜話。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”此情此誼,恰似美酒,雖經千年,歷久彌新。千年以后的這個雪夜,雪是舊時雪,人是世間人,依舊是一樣的情懷,一樣的抵達。

酒罷,人散,一頭扎進風雪中。片片雪花圍過來,爭相目睹微醺的紅顏。那就好好看吧,看完收拾好行李,和我一起上路,晝夜兼程,踏上開往春天的地鐵。

(作者單位系安徽省巢湖市東風路小學)

《中國教師報》2020年01月15日第16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19 www.z3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日韩AV2000XXX影院,日韩AV2000XXX影院,日韩AV2000XXX影院